德阳论坛

=


您没有登录。 请登录注册

手纸的前生今世:说起来真像小魔法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1 手纸的前生今世:说起来真像小魔法 于 周四 三月 31, 2016 2:49 pm

——巫小茶私事随笔(一)

话说大道平常,吃喝拉撒行住坐卧,皆是文化。人类文明史上有很多“私事”,时隔数千年之后回头再看它,真是既觉得幽默又深感浪漫。比如被中国人雅称为“出恭”的如厕文化,就是这样的。如今看来,人类如厕的必备工具是手纸,但如果细数这手纸的前世今生和未来,即可发现如厕文化的演进就像魔法一样大有意思。

一年多来,我已习惯了享受智能马桶,就像习惯了某种小魔法,出门总是容易忘记带手纸。因为智能马桶有自动冲洗烘干啥的全方位伺候,我只需轻轻一按全都解决,一瞬间,我就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手纸也可以十分安好。可事实上,外面却是另一个世界,是如厕依然还要用手纸的世界。我除了享受智能马桶,还是需要养成出门带手纸的习惯,免得尴尬。

为此我常有一种落差感,像是从科幻小说中跌入现实生活的那种心理落差。此刻,我如大家闺秀般端坐在自家的恒洁智能马桶上,按下冲洗及烘干的按钮,如坐云端。我试着身体前倾,手肘触膝,双手托腮,开始上天入地想象别有趣意的手纸魔法……



人类的如厕文化,一开始是不可能有手纸的。原始人如厕,或许是因为没有统一的社会规范,故而在如何擦拭的问题上充满了想象力与创造力。想象力不佳的我,最多只能想出用树叶或小草之类,据说人家海边的居民如厕用的是贝壳,初中历史老师说过,贝壳以前可是能当货币使用的,这么用于如厕算是土豪了吧?而内陆居民多数会用麦秆、树枝、石头、土块等等。

还有更浪漫的,比如古罗马人如厕,用木棍上长出的木耳以及插在小棍上的海绵,海盗如厕用兽毛,中世纪法国皇宫用的是房顶上垂下来的粗麻绳,最浪漫的是俄国的彼得大帝,用的是刚宰杀的鹅颈——简直是醉了,鹅颈绝对是最高级的纯天然如厕用具,不过出于动物保护以及环保考虑,我很想建议用活的鹅颈,当然,若是条件不允许,活鸭颈想必也行。



中国人如厕,从魏晋南北朝开始步入了“厕筹”时代,就是将竹片或木片削光,放在厕所里,用来刮秽物,用后洗净,以备下次使用。据说这是从古印度传来的方法,中国僧人除了传承佛法,还学会了用厕筹如厕。

事实上,作为一种很私人的问题,人们对如何如厕必然享有一定的自由权。再加上文化差异,这种厕筹乃至其它原始工具,在某些穷乡僻壤也不排除仍在使用,就连上个世纪的日本部分地区也在使用厕筹。厕筹咱就不推荐了,但如果哪天你真想用鹅颈试试,体会一下当年彼得大帝的感觉,或许真是件很浪漫的事。

咱中国的皇帝在如厕问题上,就没有彼得大帝这么浪漫了,不过奢华还是有的。《五杂俎》记载说,明孝宗弘治皇帝如厕用的手纸是四川某地所贡的粗丝布,用野蚕茧织成,用后丢弃。一个太监看着可惜,就一张一张地积攒起来,清洗晒干后,竟织成一幅百衲衣似的漂亮帘帐,挂在屋中。某日,弘治皇帝闲游散步,正好看到这个帘帐,很是惊艳,一问才知是太监用皇帝如厕的“手纸”做的,当下大为惊愕,直呼可惜,于是下令以后伺候皇帝如厕用纸代替,不再用帛。



不过,虽然先帝有令,如厕不允许再用帛,但明孝宗弘治之后的历代明朝皇帝如厕,用的手纸也都不一般,都是由内官监纸房抄造的上等纸品,呈淡黄色,“绵软细厚,裁方可三寸余”,由专门管理净房的近侍太监收着,随时进呈给皇帝使用。

到了清朝,慈禧太后如厕也用纸,但非常讲究,不过据史料记载,光绪皇帝的如厕待遇就比慈禧差多了。慈禧太后用的卫生纸是将一大张白棉纸按需求裁好后,用水将纸喷得又潮又蔫,然后垫上湿布,用热熨斗熨两遍,使原来带毛发涩的纸变得光滑平整,叠好备用。光绪皇帝用的手纸,却是普通的揉过后去掉内硝的裱心纸。你看这皇帝当得也真够寒碜,不得不说,这皇帝如厕的问题,与清朝国运无不关系啊!

此刻的我,已坐在恒洁智能马桶上完成了所有的如厕程序,十指青葱,洁净未染。这思绪神游到了皇帝这儿,就感觉倍儿嘚瑟。如果邀请他们穿越时空来体验一下,也不知皇帝们会作何感想?上个厕所连手都用不着的我们,对古人来说,想必就是活在他们的科幻小说与魔法世界之中的人。



但古人也有令我们现代人倍感意外的记载,唐朝末年,有一位大食人苏莱曼,在《印度中国游记》一书中记载了他于公元851年在中国经商的事,其中竟然说道“中国人出恭后居然不用水来清洗,仅用纸擦抹一下了事”——这话真的让我吓了一跳!莫非一千多年前的大食古国已经有了智能马桶?否则怎么会如厕用水来清洗?

历史真的很有趣,有很多未见正史的“私事”让人捉摸不透,其实吃喝拉撒这样的“私事”才是正儿八经的人类文化。不知道古代大食人如厕之后用水清洗的历史真相究竟是怎样的,反正,苏莱曼感叹的“中国人出恭仅用纸擦抹一下了事”的问题,如今已被恒洁卫浴这样的智能马桶企业魔法般地解决了。

不过,人类如厕文化的魔法还在继续,一百年后的人们回头看我们现在的人,是不是会发出这样的感叹:当时的人居然还要用手来解决如厕问题?居然还要用手按那些按键?这也太不可思议了!我们动一下念头就可以遥控指挥马桶了,想到哪儿就能洗到哪儿,想用多少度的水温就出多少度的水温,至于烘干屁股,更是眨眨眼就搞掂的事……

2016年2月,于福建莆田



作者|巫小茶(1981-),女,福建莆田人。80后代表诗人。曾获首届淬剑诗歌奖。著有诗集《我一直坐在我的身旁》。从业网游。现居广州。

查阅用户资料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  留言 [第1页/共1页]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